BL小说网 > 青帝 > 章节目录 第七章处罚

章节目录 第七章处罚

    请记住本站地址www.BL5XS.COM,任何搜索引擎搜索BL5即可快速进入本站!

    连夜出行,半夜宿在山庙,晨起归来,还出了些铜钱,顺路雇了个牛车回去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临着家时,已近着晌日,牛车缓慢前行,铃铛响个不停,叶青坐在后面,眯着眼睛打盹,修养精神。

    这世界虽有着道法显世,但并不屡显于世,而且由于喂食的原因,马匹照样缺少,因此朝廷颁布了衣食住行的法度。

    黎民一概不许穿丝绸,乘马匹,官员用车也有具体的规定。

    虽这些法令相对松弛,许多世家公子都骑马出行,但到了官员阶级,反而严肃,连县令出行,一般也是牛车。

    县令并非搞不到马匹,而是这样太显眼,与政绩不合,这其中最重要的是朝廷以及背后天庭设的规矩。

    平民基本上用着牛车,虽走得缓慢,但也凑合,现在叶青就坐着这个!

    远远就看见一条条田埂,远远一个大塘,塘左右都栽满了榆树桑树,这连绵几顷田地,有一里路。

    叶青自牛车上看了下,这就是他名下的田地,真不知何时才能真正掌握在自己手中。

    怔了片刻,才付了钱,步行回去,这免得有人说闲话,抵达了叶府,叶府是大族,六七个门客坐在门房厅喝茶聊天,叶青打量了下,就直直自侧门进了去,穿过几道回廊回去。

    却不想,二个门人远远望见了,见着叶青风尘仆仆进门,立刻眼睛一亮,立刻就有一个连忙快速奔了出去。

    叶青进门,花园里穿过一座水榭,远远看见一处亭子有着石桌竹椅,十几个族人正在说笑,清风掠过,顿觉清爽,可惜的是,这是族内有功名,或者掌事人的待遇,现在自己还远不能。

    怔了片刻,自失一笑,穿过后花园,回到叶府西北面,一处略显寒酸院落中,叶青缓缓推门进来,又准备转身将大门关上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懒洋洋声音自身后传来:“我说弟弟,你这是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叶青悚然一惊,转身就看见了几人簇拥下的翩翩佳公子,正是叶胜。

    再一看,留意到了屋里奔出的芊芊,见她神情愤然却无晦暗,衣裳完好,不知不觉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毕竟是族人,没到撕破脸的程度,料还不敢随意动自己屋中女人,却也怕有万一,就难以挽回损失,至于面前这阵仗,就是小儿科了。

    大劫来临,大风大雨,这点场面算什么呢?

    “见过胜兄,兄长难得来此,不知有何见教?”叶青作了揖。

    叶胜上下打量了一眼,心里就是不快,论起辈分,这叶青家是太爷爷的七房,但到了这时,不过是分支,这种从容淡薄的态度,看着就心里有根刺一样,于是喷了口浊气说着:“见教不敢,倒是弟弟平素装得认真,却敢夜出不报备,为兄佩服的很,特此禀报了族里,父亲命你前去解释……怎么样,和我走一躺吧!”

    后面吴铁子顿时一挺胸膛,洋洋得意扫视一圈,最后对着叶青冷笑。

    原来是被这厮监视了,叶青瞬间就明白过来,按了按怀里小小铜杯,心忖此物这时不可叫人察觉。

    又想了族规,叶族规矩甚严,未成年加冠,又没有功名,不许随意外出,这是约束族内子弟不可纨绔的族规,这时拿出来说话,却名正言顺。

    叶青冷冷扫了眼,一整衣冠,一振衣袖说着:“既是二叔召我,自当前去,我风尘仆仆不合礼节,待我沐浴更衣,自去赔罪就是……兄长说这对不对?”

    家仆面面相觑,看向叶胜,叶胜一怔,却又说不出错处。

    见此,叶青就微微一笑,自人群中挤了过去:“芊芊,还不给我烧水!”

    芊芊连忙应声跟上,两人进屋,把门一关,留了一堆人在外面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 叶胜见了,心里大怒,却怒极反笑:“好好好,一会去了族堂,要看你还有什么说法!”

    屋里,叶青大步进了内屋,扔了书筐,脱了衣裳,跳进浴桶。

    芊芊顾不得避忌,惊叫说着:“少爷,水已凉了呢!”

    “别管了,我哪里真敢让二叔等一个时辰?”叶青苦笑的说着,随手将铜杯解下,交给芊芊:“把它给我用线串上,你贴身带身上,别让人发现!”

    “恩!这杯……”芊芊一怔,接过了这铜杯,没有多问,想了想,用一根红绳子系在杯角孔内,出去几分钟,就不见了,也不知道她藏在那里。

    这时叶青全身赤裸,芊芊难得有些脸红,她帮着洗着,只是问着正事:“少爷还有什么要安排的么?”

    “有……”叶青一仰,躺在冰凉的水中,慢慢说着:“这事被抓了个准,我也的确无法反驳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这是小事,就算从严从重处理,也无性命之忧,甚至连板子都不会,我二叔还没这个权力,也没这个胆魄和狠毒。”

    “凭心而论,我这二叔处事还算公正,只是涉及儿子前途,不得已为之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惊动族长,我还没这个分量……所以下面无论传言怎么样,你都不必慌神,只管按常办事!”

    芊芊的反应极快,一下就红了眼睛:“是会关起来么?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不这样,怎能如他们的意?”叶青冷冷一笑,目光看向芊芊,又说着:“不过未必是正式关禁,怕是软禁,只要拘束了行动,错过了这个童子试,结果都是一样!”

    芊芊只是摇头,巴掌大小脸上涨红了:“少爷你做错了什么?他们凭什么这样,这可是童子试!”

    叶青苦笑起来:“欲加之罪,何患无词……要找借口,什么借口找不到,家法、族规、礼制,都握在定规矩的人手中……再说我也的确犯了族规!”

    芊芊帮着他洗着,眸子盯着叶青:“少爷,你以后肯定有出息,可以定规矩。”

    “你比我还有信心……”叶青一怔,哈哈而笑,只是经过几世,才知道要想定规矩,是什么难度!

    但这的确是大丈夫的道。

    片刻,宽阔的园路上,一大帮人簇拥着,或者说押着叶青前往庄园大堂。

    因叶子凡久掌族中规矩,为人又是严肃不苟,故被小辈呼作禁堂。

    “报——”远远在大厅之外,家仆就高声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叶子凡正在喝茶,却听得外面一声高声通报,不由心中微怒,出言吩咐:“如此聒噪!带进来!”

    家仆进来,眼见叶子凡沉着脸色,不由腿一软,跪下说着:“三老爷,叶青少爷已带到。”

    “让他上来!”叶子凡端坐不动,将茶杯搁在桌上。

    就见着叶青在厅前正了正衣冠,昂首步入,并且深深作了揖:“青,见过叔父大人,不知叔父所召何事?”

    叶子凡上下打量了一遍,心里微凛,却不急于发难,微笑说着:“一日不见,贤侄气度又胜一筹,可是遇到什么喜事?”

    叶青同是心中微凛:“多谢叔父关心,只是读书有感而明。”

    叶子凡只是随口问问,并不深究,转入正题:“多读书是好事,知忠知孝,知恩知报……为叔昨日之言,贤侄可想好了么?”

    要先礼后兵?

    叶青心中透明,注视叔父,缓缓拒绝说着:“天地,道,君,亲,师,此是五纲之要,功名源于至道,发之朝廷,垂于父母遗志,此不可辞让也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族内和叔父恩重,青还是这句话——滴水之恩,他日必涌泉相报。”说这句话时,叶青深深作揖,神情真挚。

    不必怀疑一个重生者的许诺与能力,只要此人一点头,不需多久,就可获得丰厚的回报。

    读书是明理参道,听出这话的分量,叶子凡心中莫名一动,上下打量,只见这侄子身着白色外衣,连着脚下靴子都穿得半旧,但却自有一种顾盼生辉,潇洒从容的姿态,令人一见忘俗。

    此子不是池中物啊,天资确实了得,要是全力支持的话……

    “父亲!”这时叶胜见着不妙,急声喊着,瞬间打破了叶青营造出来的氛围。

    叶子凡一凛,转了下茶杯,瞧着小儿子焦急情态,暗叹一声:“罢了!”

    开口淡淡说着:“贤侄真是有志气,这是正理,此事就这样作罢,为叔不会勉强于你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这冷淡的话,叶青躬身作揖,心中凉了下去。

    叶胜这时吃惊看着父亲一眼,正想说话,又听见父亲说着。

    “只是你年未及冠,不守族规,夜出不到族里报备,按族规当禁足三月……”叶子凡轻轻使着杯盖,将茶叶刮过,声音平淡如水:“国有国法,家有家规……你服是不服?”

    叶胜由惊转喜,不怀好意打量着叶青,三个月禁足,连着童子试都过去了。

    叶青暗叹,这还是气运不足,免不得这劫,现在这事性质还小,要是正面对抗,就是与整个叶族对抗,到时才叫灰灰。

    叶青理好情绪,只是微微一笑:“此理所当然,青愿从之!”

    叶子凡转挪杯盖动作一滞,这回答,让他有些意外,又有些震惊,又扫过了叶青一眼,感觉心里一空,不由生出几丝悔意。

    最后抿了一口茶水,对着管家吩咐:“张执事,你带英少爷下去,安置在后舍三号屋读书,待遇上,不得有丝毫怠慢,我会亲自查看!”
    《青帝》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网址:Www.bl5xs.com